首页 > 智库观察 > 正文

舆情速递 | 推广ETC甚嚣尘上,难掩其背后问题重重
点击:

我的ETC被谁办走了?

       2019年12月30日,南京市民赵先生在银行办理ETC业务时,被告知已经办理过该业务。经查询,原来是某银行工作人员为完成“业务指标”,冒用赵先生身份信息办理了ETC业务,原想过了元旦后悄悄解绑,却没想到被当事人逮个正着。赵先生最后选择和银行方私下解决此事。
      这件事并非个例。南通海安的周先生近日想给新买的二手车安装ETC,发现车牌已然被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捷足先登”,绑定了通行宝和银行卡,致使自己无法办理。江苏新闻广播记者调查求证时,宁靖盐高速海安南收费站方面称是应某二手车公司老板的委托,以收费站工作人员名义为一批车辆办理了ETC,“只需一张行驶证照片即可办理ETC”,“这个ETC根本不会激活使用。”
        近半年,“ETC”无疑成为一大网络热词。自去年5月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大力推动高速公路ETC发展应用工作的通知》后,各地方政府和交通部门、各大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纷纷加入“推广大军”。
      根据综合监测,近半年全网仅与ETC推广相关的涉敏信息就有约16万条,地方政府强行推广、高速公路趁机牟利、银行冒用信息“抢客”等行业乱象不可小觑。

喧嚣之下,行业乱象闹纷纷

       12月11日,天津市交通运输委称,自2019年12月15日0时起,津滨高速公路天津站等6座收费站入口将实行客车全ETC车道设置,不再保留客车人工收费车道。造成的结果却是车辆滞留现象严重,遭受舆论群嘲。
        12月20日, 南国早报微信曝光桂林绕城高速七星收费站一收费员严重违反收费工作制度,阻止未办理ETC的罗先生夫妇驾车上高速,并扬言“不差你这个客户,让你出不了桂林!”,其态度之嚣张令人瞠目。
        12月24日,新华社微信发文曝光华北某县级市怪事:当地连高速公路都没有,一级路收费站也未设ETC通道,各个机关却都被摊派了安装指标,完不成任务就会被通报和问责,大家不得不找来七大姑八大姨帮忙。
        类似的还有:、
       厦门、泉州等地公然打出“未安装ETC、不响应国家号召的车辆不欢迎使用高速公路”的雷人标语。
       安徽芜合高速雍镇收费站出口,只留一个人工收费车道,而这个收费站出口却有16个车道。
        株洲市交通运输局、株洲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株洲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发布《关于株洲市车辆检测机构配合ETC推广安装的通知》,要求该市机动车检测机构强行推广安装ETC。
        在中国工商银行某支行,大堂经理向客户介绍ETC,“不仅免费办理,还送30元话费,办理后通行费打9.5折。”等客户扫描二维码网上申请ETC时,却发现审核久久没有进展。更让客户难以接受的是,其刚刚转账500元至工行卡,即被ETC全部划走。
        甚至在微信群,诸如“0元送你ETC,高速通行费9.5折,ETC信用卡专享9折。”“ETC设备直接寄到家,办理成功有100元的通行费礼品。”类似的ETC广告频频刷屏,种类繁多,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网友意见:强推手段不可取

        提到ETC,不论是否有车一族,都有很多话要说。
        网友大多直接反对“下指标”“被办理”等强制手段。认为是否安装ETC完全取决于个人出行需求,强制办理毫无意义,呼吁各地政府合理推广,别让ETC成为高速拦路虎。

       部分网民认为服务跟不上推广速度,也是导致公众抵触的重要原因之一。指出并非不愿办理ETC,但运营公司需进一步完善服务,客服热线接不通、问题处理拖沓、换车无法沿用等问题亟待解决。

 
      也有少数网民持保留态度,呼吁公众理性看待ETC推广行为。表示推广ETC是提高通行效率的利民举措,在关注行业乱象之余不必“一竿子打死”,全然否定其积极意义。


 

研究院舆评

      毋庸置疑,大力推广ETC是件好事,能够缓解高速出入口拥堵的现状,让车主更加便捷,省时省力。但说到底,不论公众是否选择使用ETC,或是选择哪家银行的ETC服务,都是其自主权利,毕竟国家尚且没有一部法律要求强制办理。地方政府在推广过程中还应充分尊重公众自主意愿,同时督促运营平台完善其技术和服务水平,避免陷入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窠臼。
      谨记:把民生“小事”真正办好,需要好思路,更需要好耐心和好服务。

撰文   南京政务舆情研究院   舆情分析师 李晓艾
编辑   南京政务舆情研究院   苍淑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