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库观察 > 正文

关注 | 防止“暴力伤医”,南京“1+6”医调模式提供借鉴
点击:

12月24日,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杨文副主任医师在正常诊疗中,遭一位患者家属恶性伤害,颈部严重损伤。经全力救治,杨医生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25日0时50分不幸去世。

北京暴力伤医事件引发网络负面舆情

这一事件激起了网络舆论的热烈讨论,各方观点不一,根据南京政务舆情研究院的数据监测显示,自2019年12月24日5:00至12月26日18时,全网共有此事件相关信息18654条,其中负面信息总计17091条,占比91.62%。在传播媒体中,微博相关信息最多,总计12425条,占比66.61%。#北京被扎伤医生抢救无效去世#、#北京医生遭患者家属袭击去世#等微博话题阅读量超过2500万人次,参与讨论5400余条。

主流媒体和各医疗相关新媒体平台纷纷迅速发声,强烈谴责期盼严惩凶手;部分网友和自媒体平台认为,亟需立法、立制,保护医生等医疗人员的安全,杜绝医闹、医患纠纷的出现。

到底是何种原因导致“暴力伤医”?如何提前防范“暴力伤医”?曾经也被“暴力伤医”伤害过的南京,有何良方?……为此,记者分别采访了南京医疗、司法界的人士。

疾病痛苦、沟通不畅等因素

会触发暴力伤医

“暴力伤医的原因是多样复杂的。”南京市第一医院医政处肖雨龙处长告诉记者,一般来说患者或者家属如果性格开朗,不太会发展到极端的伤医地步,往往是患者及家属沉默寡言、性格内向,再加上疾病带来的痛苦、医患沟通不到位,触动了暴力伤医发生。

南京市第一医院针对引起暴力伤医的多种因素,采取了综合防范措施。肖雨龙介绍说,暴力伤医的发生一定是有个起因和过程,因此,医院首先是针对医疗纠纷高发科室,如:急诊室、儿科,医院进行重点监控,组织安排安保人员值班;其次,及时发现潜在的纠纷,给予正确疏导,对于情绪激动的患者或家属,引起足够重视;第三,对医院的医护人员开展了医责险业务,同时为患者引入手术意外保险理赔服务,通过第三方来缓解医患矛盾。

当前,全国医改正在深入推进,特别是国务院公布的《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自2018年10月1号实施起强调“关口前移”,社会各部门联合治理医疗纠纷,重大医闹发生率有明显下降,但是医疗纠纷仍有发生。肖雨龙强调说,要注意防止私下处理医患纠纷的发生,这往往形成重大纠纷甚至暴力伤医的危险因素,一定要在阳光下处理医患纠纷,防止社会环境中的不良因素乘虚而入。另外,在处理医疗纠纷时,他们更注重平复患者和家属的心理,而不是单纯性谈理赔多少钱的问题,否则医疗纠纷并非真正妥善解决,甚至升级为暴力伤医。

南京“1+6”医调工作模式

防止医患纠纷走向暴力伤医

说到阳光下处理医疗纠纷,记者从南京市司法局了解到,由该局设立的市医患纠纷调处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市医调中心)的“1+6”工作模式受业内一定的认可。

据市司法局人民参与和促进法治处处长白玉博介绍,2017年鼓楼区医调委升格为南京市医调委,为保障市医调委更好地开展医患纠纷调处工作,南京市司法局设立市医调中心,并建立“1+6”的工作模式,即1个中心、6个工作站,市医调委直接负责受理6城区的医患纠纷,并依托江宁、浦口、六合、溧水、高淳、江北新区6区医调委设立工作站,就近受理本区医患纠纷。

 

“患者对医院处置纠纷不满意,可直接上法院起诉,但多数患者觉得周期长、对法律不熟,我们市医调委恰好弥补了这些问题。” 市医调中心工作人员周姗姗告诉记者,2018年南京市成功调解了各类医疗纠纷740起,2019年成功调解的医疗纠纷数量将突破800起。如此高产的调解成功案例,得益于市医调中心机制的创新。周姗姗说,医患纠纷与普通民商事纠纷不一样,医患双方的信息明显不对称,患方的时间、经济资源比较有限。

为此,市医调中心建立“一站式”服务,将与医患纠纷处置相关的各种社会力量进行整合,一方面,法院、公安、信访等政府职能部门都与中心开通了“绿色通道”;另一方面,保险公司、保险经纪公司等社会机构派员入驻中心,省、市医学会以及社会司法鉴定机构也与中心建立了联系机制。

 

“这样患者和家属就不用东奔西跑,在医疗纠纷中患方的合理诉求,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回应和解决。”周姗姗说,这可以防止医患纠纷走向暴力伤医,市医调中心就是给医患双方特别是患方提供便捷、公平的第三方调解平台。

北极阁观察手记

医与患共同的敌人是疾病,唯有相互信任才能一同战胜病魔。

近年来,改善医患关系已成为社会共识,降低医疗费用、完善医保体系等改革措施一直在着力推行,医者仁心的光荣事迹屡屡引起全社会共鸣,不能让个别人的暴力行为抹黑当前医患关系持续改善的事实,更不能允许暴力伤医、医闹等不法行为假借医患矛盾的理由逃脱或减轻惩罚,纵容这些行为就是对全社会犯罪,必须零容忍。 

撰文 南京报业传媒集团全媒体记者 耿海华